設置主頁 | 添加收藏   

 

防盜!防盜!防盜很重要!

作者:韩冰  发布时间:2018-05-24 11:02:33


在車站的大部分乘客身心疲憊,容易放松警惕,加上車站和列車上人員複雜,流動量大,容易發生被盜現象。車站附近的一部分特殊的不法之徒铤而走險,想從中渾水摸魚,殘疾人、重症病人,孕婦,這些生活中我們給予關注的特殊人群,誰曾想過他們會成爲違法犯罪活動的“特殊被告人”,雖然這些人有的不適合關押,妄想逃避打擊,但都具備刑事責任能力,在法律面前一樣要受到刑事處罰。今天我們就來講講這些犯罪分子的伎倆以及他們易碎的“白日夢”。

案例一:身患重疾竊財物,收監受限罪難免

【基本案情】

2016年12月的一天,著急趕車的劉先生早早來到火車站,但是由于天氣寒冷,劉先生蜷縮在候車室裏的長凳上睡了過去。此時任某經過,趁劉先生睡覺不備之機,將其放在身旁座椅上的1個黑色男式挎包盜走,挎包內有檔案袋、U盤、內存卡、讀卡器、鑰匙、借條、公交卡等物品。睡醒以後劉先生發現財物被盜,立刻報警。民警經調取監控錄像確定任某有重大作案嫌疑。經過幾天的偵查,民警在一天傍晚發現任某在車站的第五候車室門口處,于是立即派人上前出示工作證件表明身份,將任某控制。經醫院抗體檢測,被告人任某身患重疾,屬于嚴重傳染性疾病,並一直心存僥幸心理,連續作案多起。

【法院審理】

任某以非法占有爲目的,在公共場所扒竊他人財物,其行爲侵犯了公民私人財産的所有權,已構成盜竊罪,依法應予懲處。結合任某主動認罪認罰,法院判決任某犯盜竊罪,判處拘役四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一千元。另由于任某患有嚴重傳染性疾病,其病情符合《暫予監外執行規定》(司發通[2014]112號)標准中“暫予監外執行”的條件,故對其暫予監外執行,在執行期間定期向當地司法部門報備。

案例二:身懷六甲成慣犯,懷孕不是擋箭牌

【基本案情】

2016年8月,民警在火車站巡邏至門口安檢處時,發現2名懷孕婦女來回徘徊在門口,形迹可疑,隨即民警對2名孕婦進行跟蹤偵查。很快,民警發現其中1名孕婦尾隨1名女旅客,趁旅客往安檢儀上放行李時,將旅客裙子兜內的1部手機盜走,後迅速換手將手機遞給後面的另1名孕婦。民警立即上前表明身份,將2名可疑孕婦控制並傳喚至派出所並予以立案。 

【法院審理】

經查,張某臨床診斷爲妊娠狀態,證實爲真實懷孕。兩人之前就有在懷孕期間盜竊的前科。本案中張某以非法占有爲目的,夥同他人在公共場所扒竊他人財物,其行爲侵犯了公民私人財産的所有權,已構成盜竊罪,依法應予懲處。法院判決張某有期徒刑一年十個月,並判處罰金人民幣一千七百元。因張某的身體情況符合《暫予監外執行規定》(司發通[2014]112號)標准和刑事訴訟法第254條,故對其暫予監外執行,待監外執行原因消除後,符合關押條件立刻收監服刑。另一名懷孕被告人目前正在審理中。

案例三:兩人掩護一人偷,聾啞人團夥均獲刑

【基本案情】:

2016 年11月,楊某(聾啞人)與李某、徐某提議前往火車站實施盜竊,三人合意後,一同到達北京南站,伺機作案。當日15時許,3人在地下一層到達口與地鐵人工售票廳之間的通道處,趁女乘客高某不備之機,在李某、徐某負責遮擋、掩護的情況下,楊某從高某的上衣右側兜內扒竊手機1部,後將手機交給李某,三人得手後還未逃離現場就被民警抓獲。

【法院審理】

經審理,李某、楊某、徐某以非法占有爲目的,在公共場所共同扒竊他人財物,其行爲侵犯了公民私有財産的所有權,已構成盜竊罪,三人構成共犯,依法應予懲處。楊某(聾啞人)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因其曾因犯盜竊罪被判處刑罰,所以對其從重處罰。結合楊某是聾啞人的情況,對其從輕處罰。最後,對三被告人均判處拘役六個月,並各處罰金人民幣一千元。

案例四:爲躲刑罰吞鋼釘,“苦肉計”其實不頂用

【基本案情】

王某聽聞吞食異物,能造成身體有生命危險的假象,監管場所不敢收監。于是6月的這天早晨,王某來到火車站售票廳門口盯梢,伺機選擇合適的對象實施盜竊。此時的他早有准備,早餐時他特意給用塑料膜包裹好鋼釘,用水強迫自己吞下,有了這個“保護傘”,王某自信了許多。他尾隨在一名女乘客身後,趁安檢不備之機,將該女乘客身後雙肩背包內的一部白色手機盜走。可這些行爲,早就就執勤民警發現,王某立刻被民警當場抓獲。

【法院審理】

經審理,法院判決王某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一千元。針對犯罪人吞食異物的行爲,司法機關早有對策。首先要對其進行開刀手術、取出異物,然後予以收監執行,其次對其嚴厲懲處,絕不手軟,絕不讓此類犯罪分子繼續爲非作歹。另外,從醫學角度看,吞食金屬異物,輕則導致消化道損傷,重則會引起腸胃穿孔,引起腹腔汙染潰爛,引發腹膜炎或是內髒出血,而且“苦肉計”並不頂用,不但不能達到逃避處罰的目的,還給自身帶來雙重痛苦,著實“不合算”。

案例五:偷竊不成被發現 惱羞成怒欲明搶

【基本案情】

2017年7月的一天,一輛K字頭列車正在開往北京,乘客甯某見到帶著金項鏈的李某,心生盜竊歹意。于是夜裏他趁李某熟睡時,開始下手欲偷李某脖子上的金項鏈。可這一幕恰好被李某同行夥伴看到,其大聲呵斥並上前制止,李某驚醒。甯某眼見事情敗露,于是一把抓住項鏈准備硬扯硬搶,但很快被兩人制服。李某報警,趕來的乘警和列車員經詢問和現場調查了解後,將甯某控制住並帶到餐車進一步審查。 

【法院審理】

經審理,甯某以非法占有爲目的,在公共場所扒竊他人財物,其行爲侵犯了公民私人財産的所有權,已構成盜竊罪,依法應予懲處。法院判決甯某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二千元。關于甯某之後搶奪項鏈的行爲,根據法律規定,轉化型搶劫中的暴力應相當于搶劫罪中的暴力程度,即針對被害人實施,足以壓制被害人反抗。結合本案,被害人李某及同行人的證言證明,李某醒後用手抓住甯某的衣領,同行人則用手抓住其手腕,企圖掰開甯某的手將項鏈奪回,該過程中甯某隨即松手,並無進行抵抗,其的行爲並未達到轉化型搶劫罪中的“暴力”程度。

案例六:合夥偷錢十二萬,四人被抓均獲刑

【基本案情】

2015年5月,旅客單先生向車站派出所報案,稱其當日在北京西站乘坐待發列車時候,發現其放在車廂行李架上手提包內人民幣12萬元被盜。根據鐵路總公司旅客實名系統查詢,公安人員發現當日購買往返短途車票的龔某、韋某、梁某等人(後查三人信息均系本案中被告人所冒用的他人身份信息)有重大嫌疑,並將龔某等人列爲重點調查人員開展調查。通過客票實名系統查詢,民警發現2015年6月13日龔某正乘坐另一輛列車,後公安人員部署警力,在北京南站將冒名龔某的犯罪嫌疑人黃某抓獲。後黃某主動供述了夥同王某、張某、梁某合夥盜竊單先生提包內12萬元人民幣的犯罪事實。

【法院審理】

經審理,得知這12萬元是失主從親戚家中借來准備帶回家給家人治病用。四被告人盜竊後將贓款進行了均分,案發後未追回12萬贓款,黃某在我院審理期間退回了八千元。本案中,黃某具有自首情節,張某在共同犯罪中作用較小,法院最後依據犯罪情節和每個被告人不同的量刑情節,判處王某有期徒刑四年十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五千元;梁某有期徒刑四年三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四千元;黃某、張某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三千元。

以上這些案例只是車站附近盜竊案件中的冰山一角,在此提醒廣大旅客,衣服外兜,包的外側,不放貴重物品。將貴重物品隨身攜帶,或者讓同行朋友看管。不要輕易讓陌生人看管。不要在車上明目張膽的拿大量現金或者貴重物品,以免被小偷瞄上。切莫貪睡,旅客一旦自身的防範意識薄弱,很容易被不法分子盯上。

第1頁  共1頁
 

 

關閉窗口

您是第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