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主頁 | 添加收藏   

 

家用汽車從事網約車營運活動未履行通知義務保險公司在商業三者險內不負賠償責任

发布时间:2017-11-01 14:02:37


【裁判要旨】

在合同有效期內,保險標的的危險程度顯著增加的,被保險人應當按照合同約定及時通知保險人,保險人可以按照合同約定增加保險費或者解除合同。被保險人未履行通知義務,因保險標的的危險程度顯著增加而發生的保險事故,保險人不承擔賠償保險金的責任。家庭自用汽車從事網約車營運活動,顯著增加了車輛的危險程度,被保險人應當及時通知保險公司。被保險人未履行通知義務,因從事網約車營運發生的保險事故,保險公司在商業三者險內不負賠償責任。

【基本案情】

2016年8月1日,呂某爲其所有的機動車(行駛證上載明的車輛使用性質爲“非營運”)在某保險公司投保了交強險和商業第三者責任保險(保險金額爲200 000元)。保險單上載明的車輛使用性質爲“家庭自用汽車”。保險合同所適用的商業三者險條款約定:在保險期間內,保險車輛因改裝、加裝、變更用途後導致危險程度顯著增加的,應當及時通知保險人,保險人可以增加保險費或者解除合同。被保險人未履行本通知義務,因保險車輛危險程度顯著增加而發生的保險事故,保險人不承擔賠償責任。

2016年10月11日0時至3時50分,呂某通過滴滴網約車平台接單6筆,並收取了相應費用。送完最後一單乘客後,呂某駕駛被保險車輛與兩輛汽車發生連環碰撞事故,造成車輛損壞,經交警認定,呂某對此承擔全部責任。呂某支付了兩輛汽車的維修費共計35 000元。

呂某向某保險公司提出了賠償保險金的請求被拒,遂起訴要求某保險公司在交強險和第三者責任保險責任限額內賠償保險金35 000元。

【裁判結果】

北京鐵路運輸法院判決:一、某保險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在交強險範圍內向呂某賠償保險金二千元;二、駁回呂某其他訴訟請求。判決後,雙方當事人均未上訴。

【裁判理由】

本案的爭議焦點是本案保險車輛是否改變了使用性質導致危險程度顯著增加,保險公司是否能夠以此拒賠。第一,本案中所涉商業保險條款明確約定了保險車輛因改裝、加裝、變更用途後導致危險程度顯著增加的,應當及時通知保險人。故當保險車輛危險程度顯著增加時,呂某負有向保險公司及時通知的義務;第二,呂某通過打車軟件接下網約車訂單,其有收取費用的意圖,且所載乘客與其沒有特定關系,符合營運的特征;第三,呂某投保時約定了保險車輛的使用性質爲非營業,而在實際使用過程中,卻從事網約車載客運輸行爲,擅自改變被保險車輛的非營運性質,這種改變處于持續狀態,可謂導致保險車輛的危險程度顯著增加;第四,呂某對于保險車輛危險程度顯著增加的情形並未依照合同約定通知保險公司,且在事故發生當日從0時到4時許持續處于接單營運狀態,系從事網約車營運行爲時導致了本案事故的發生。因此,呂某從事網約車營運行爲導致保險車輛危險程度顯著增加,但其未通知某保險公司,且因危險程度顯著增加導致了本案事故的發生,故保險公司在商業三者險範圍內不承擔賠償保險金的責任。但本案情形並非屬于交強險免責情形,故保險公司仍應當在交強險責任限額內承擔相應賠償責任。

【裁判提示】

《保險法》第五十二條規定了被保險人對保險標的危險程度顯著增加的通知義務:“在合同有效期內,保險標的的危險程度顯著增加的,被保險人應當按照合同約定及時通知保險人,保險人可以按照合同約定增加保險費或者解除合同……被保險人未履行前款規定的通知義務的,因保險標的的危險程度顯著增加而發生的保險事故,保險人不承擔賠償保險金的責任。”

所謂危險程度顯著增加,是指保險合同當事人在訂立保險合同時並不存在,也不能預見,但在保險期限內發生的保險標的的危險因素或危險程度的顯著增加。保險標的的危險狀況是保險人決定是否承保以及確定保險費率的重要依據。在機動車財産保險中,營運車輛保險與非營運車輛保險由于其中的風險程度的增減而導致保險公司承擔的風險不同,所以直接導致費率的不同。營運車輛的風險系數明顯大于非營運車輛,因此保險公司核定營運車輛的保險費標准要高于非營運車輛。

被保險人以家庭自用的非營運車輛投保,在保險期間內以牟利爲目的從事營運活動,實際改變了保險車輛的使用性質,車輛的風險顯著增加,在此情況下,被保險人應當及時通知保險公司,保險公司可以增加保費而繼續履行合同,或者解除合同並退還剩余保費。但是,如果被保險人不及時向保險人履行通知義務,導致危險程度顯著增加而發生保險事故,屬于違反保險合同及保險法規定的義務,其後果將導致被保險人無法得到保險賠償。

本案中,呂某投保時約定了保險車輛的使用性質爲非營業,投保後在未注冊爲營運車性質的情況下,從事網約車的營運行爲,系保險公司在保險合同訂立之時所無法預料的,且該安全隱患處于持續狀態,必然增加交通事故發生的概率,超過保險公司對保險標的風險評估的合理範疇。據此,家庭自用汽車從事網約車的營運行爲應當被認定爲保險標的的危險程度顯著增加,呂某未履行通知義務,且其營運行爲導致了本次交通事故發生,保險公司在商業三者險內不負賠償責任。

當前,網約車行業迅速發展,針對網約車導致的保險合同糾紛呈上升趨勢,我們建議,一方面,保險行業應盡快設立專門針對網約車的新型險種,引導客戶投保針對網約車的保險,滿足社會新需求;另一方面,在目前沒有新型險種的情況下,從事網約車經營服務的車輛應當投保營業性保險,否則出險後將面臨拒賠的風險。

第1頁  共1頁
 

 

關閉窗口

您是第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