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主頁 | 添加收藏   

 

美國新聞自由的開端——曾格案

发布时间:2017-06-28 13:42:56


曾格案一起涉及到新聞自由的著名的案例,發生在1735年的英屬紐約州殖民地,這個案子對北美十二洲的新聞傳播事業産生了重大深遠的影響。

當時,有一位名叫彼得.曾格的出版商,英國政府控告他在《紐約新聞周刊》發表的文章中,“批評和誹謗”了英國皇家總督柯斯比。如果這些指控能夠成立,那麽曾格就將面臨著被判處“煽動叛國罪”的極刑。

而案件的實情又是怎樣的呢?原來,曾格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出版商兼《紐約新聞周刊》的發行人。紐約新總督柯斯比貪婪成性,不擇手段的多方斂財,于是在紐約政界人物中便掀起了一股“反柯斯比”風潮。他們給《紐約新聞周刊》發來多篇諷刺柯斯比的漫畫、評論,而曾格本人本著“言論自由”的原則,是“來稿照登”。于是,柯斯比勃然大怒,他下令全誠大搜查,沒收了這幾期的《紐約新聞周刊》,並在市政廳前面的廣場上當衆焚燒,然後,把曾格逮捕了,關在這座舊市政廳的地牢裏,再然後,就開庭審判。

審判開始時,曾格承認這些報紙是他印刷並出版發行的,整份報紙上只有一個署名:曾格,其他任何作者的名字都沒有。于是,法官們便認定——曾格必須負上全部“誹謗罪”的責任。

曾格的朋友們爲他日夜星辰的從費城請來了一位大律師——安德魯.漢密爾頓。漢密爾頓的第一個辯護方案是找證人出庭作證,證明這些文章內容的真實性。但是那些寫文章的人迫于壓力無人肯出庭作證。

當此案面臨著一個絕境的時候,漢密爾頓這位當時美洲最有名氣的律師思前想後,最後,他想到了陪審團。他意識到,曾格案的最後機會,就在于陪審團,陪審團不按現行法律而是按自己的良知來判決,去對法官說“No”,對新聞自由說“Yes”。

于是,在這個紐約舊市政廳裏面,便産生了美國司法史上最著名的辯護總結,80歲白發蒼蒼的漢密爾頓在結案陳詞時,用滿腔的熱血和激情面對12位陪審團慷慨激昂的說:“你們有權用自己的眼睛去看,有權用自己的耳朵去聽,有權用自己的良知和理解,對自己同胞的生命、自由或財産作出負責的裁判!擺在你們面前的,不僅僅是一個可憐的印刷商案件,也不只是紐約的案件,它事關美洲大陸每一個自由人的生活,這是一個事關自由的案件!我毫不懷疑,你們今天的行爲,將奠基一個保護我們自身、我們後代和我們領人的神聖基礎。法律已經賦予我們一項權利——那就是讓我們自由的說出真實、寫出真實!”

漢密爾頓用偉大的人格、雄辯的才華、淵博的知識、嚴謹的邏輯征服了法庭上的每一位聽衆,這番振聾發聩的偉大演說深深震撼了每一位陪審員的心,最後,漢密爾頓成功的引發出一場英美法律史上最富革命性的變革——陪審團的12名成員,居然會集體破天荒的第一次一致的說出一個斬釘截鐵的“No”。

這宗“曾格案”首次奠定了兩個法律原則:一個是“新聞自由”原則,一個是“陪審團否決權”。這兩個法律原則在英美憲法中都得到了確認。曾格案是建立美國新聞自由傳統的基石,發生的半個世紀之後,人們有自由發表言論的自由的文字寫進了美國憲法第一條修正案。《美國憲法》的第一修正案保障了這項權利,並且也保障了宗教,言論,和集會自由,還賦予人民有抱怨政府、批評官員的權利。但美國的新聞自由意識也並非是自這個案件便在各個州完全得以確認,在此後仍舊有許多同類的案件湧現,至1925年美國最高法院才將新聞自由的原則擴大到各州,爲保障新聞自由權提供了堅實的保障基礎。

第1頁  共1頁
 

 

關閉窗口

您是第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