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主頁 | 添加收藏   

 

非投保人原因致使保險人無法收取保險費保險人主張合同效力中止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作者:邢富顺  发布时间:2017-09-12 15:33:04


【裁判要旨】

投保人按照合同約定向保險人支付保險費,保險人對合同約定的可能發生的事故承擔保險責任,是保險合同當事人之間的主要權利和義務。但是非投保人原因致使保險人的主要權利不能實現時,合同效力不應因該原因受到影響,雙方當事人應當繼續履行合同義務,被保險人或受益人的合法權利應當得到保障。

【基本案情】

蘇某于2008年4月11日向某保險公司投保兩全保險,被保險人爲投保人本人,其中主險身故保險金額爲32萬元,身故受益人爲“法定”。投保書載明如下內容:第一,投保人同意通過銀行轉賬方式付款,交費頻率爲月交,交費期間爲10年,轉賬銀行爲某銀行信用卡中心;第二,賬戶所有人同意授權該銀行劃扣保險合同各期保險費。主險條款第十條約定:除非投保時選擇保險費自動墊交,或本合同另有約定,如果超過寬限期仍未繳納續期保險費,則本合同自寬限期滿的次日零時起效力中止。在本合同效力中止期間,保險人不承擔保險責任。”

某保險公司提供的工作系統電腦截屏顯示,自2014年10月13日起至12月17日止,系統自動劃扣保險費失敗,後通過電話、短信等方式與投保人聯系續交保費事宜未果。

經查,投保人蘇某自2014年8月2日至10月28日因病進入醫院治療。入院診斷爲:腦栓塞、擴張性心肌病、三腔起搏器植入術後。8月5日,醫院出具病危通知書;2015年1月30日,投保人去世。蘇某去世後,其父蘇某某、其母嶽某某向某保險公司提交了理賠申請資料,但申請理賠未果。

隨後蘇某某、嶽某某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某保險公司支付被保險人身故保險金32萬元。被告某保險公司庭審中辯稱,由于蘇某未按期繳納保險費,涉案保單自2014年12月7日零時起已經處于效力中止(失效)狀態,根據保險合同的約定,蘇某亡故時,被告不承擔保險責任。

就本案所涉銀行信用卡賬戶保費劃扣情況,經法院詢問,某銀行信用卡中心回複如下:第一,因客戶自2014年8月12日起逾期入催長期失聯,期間並未還款,所以自2014年9月22日起銀行對該信用卡采取人爲管制,故自9月22日起該卡支付功能受限;第二,2014年9月30日客戶還款4600元,賬單顯示卡片有余額,且信用額度爲滿額15 500元,對賬單顯示的卡片屬于正常狀態,無欠款,但不會提示卡片支付功能受限;第三,2014年9月22日至2015年1月12日期間,該信用賬戶不能正常使用,支付功能受限。

【裁判結果】

北京鐵路運輸法院判決:某保險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給付嶽某某、蘇某某保險金三十一萬六千五百九十一元二角。判決後,雙方當事人均未上訴。

【裁判理由】

本案所涉保險合同由投保書、保險單、保險條款、保險合同簽收回執等文件共同構成,投保書、保險合同簽收回執均約定交納保險費以對蘇某信用卡扣劃的方式進行,因此法院認爲在未有證據證明合同雙方對交費方式進行變更的情況下,自動扣劃蘇某持有的某銀行信用卡是本保險合同的唯一交費方式。

通過某銀行信用卡中心對法院詢問函的答複可知,自2014年8月12日至9月30日之前,蘇某信用卡未能按期還款,故對該卡自9月22日起采取人爲管制,信用卡支付功能受限。同時通過蘇某住院病曆可知,蘇某自2014年8月2日住院,8月5日醫院出具病危通知書,10月28日出院時病情較入院時進一步惡化。但其持有的信用卡于9月30日還款4600元,信用額度恢複爲15 500元。法院認爲:第一,蘇某所持信用卡未能按期還款、銀行無法與持卡人取得聯系是蘇某病危所致,持卡人蘇某並無過錯;第二,蘇某所持信用卡于9月30日還款4600元,而約定的保費交納方式爲通過劃扣信用卡自動墊繳,可知蘇某並無拖延還款及拒交保費之故意;第三,9月30日信用卡收到還款後,對賬單並未提示該卡處于人爲管制狀態,對賬單顯示的是授信正常且尚有余額,持卡人無從得知該信用卡支付功能受限。綜上,在投保人蘇某已按保險合同約定履行了相關義務的前提下,被告某保險公司自2014年10月起不能按期從該信用卡劃取保險費,系信用卡人爲管制未能及時解除所致,不能歸責于投保人。

綜上,法院認爲,截止至被保險人身故時止,本案所涉保險合同仍然處于有效期間,被保險人身故屬于本案所涉保險合同主險的責任範圍,某保險公司應當依照主險條款之規定給付受益人身故保險金。自2014年10月13日至2015年1月13日,被告某保險公司未能從蘇某信用卡中劃扣的保險費,應當在身故保險金中予以扣減。

【裁判提示】

《保險法》第三十六條規定了分期支付保險費時,投保人逾期支付保險費的後果。保險人以此作爲合同效力中止情況下不予支付保險金的理由並無過多爭議。但是由于案件情況複雜多樣,非投保人原因致使保險人無法正常收取保費時,保險合同能否産生效力中止的效果,需要結合案件的具體情況具體分析。

現代生活中支付手段日趨多樣化,保險合同約定保險人可以在投保人信用卡賬戶中自動劃扣保險費的情況並不鮮見。采取這種方式來交納保費的,傳統模式中投保人主動交納保險費的義務已經轉化爲確保信用卡賬戶能夠正常支付的義務。具體到本案來看,投保人未能按期清償借款系其處于病危狀態,應屬客觀不能。但投保人在下一劃扣保費日全額清償信用卡欠款,證明其主觀並無拖欠信用借款和保險費之過錯;在客觀上恢複了信用額度,爲信用卡能夠正常支付保費提供了必要條件。但是在信用卡清償之後,某銀行仍未解除對信用卡采取的管制措施,導致信用卡支付功能持續受限,也未在限制信用卡支付功能後采取任何方式通知投保人,信用卡對賬單上顯示信用額度正常且尚有余額。投保人已經采取了一切必要措施確保其信用卡賬戶能夠履行支付義務,信用卡無法支付系某銀行原因所致。

由此可見,在投保人依法履行合同義務的情況下,因第三人原因致使保險人的主要權利不能實現時,保險合同效力並不因第三人原因受到影響,保險人應當繼續履行合同義務。至于保險人權利因第三人原因不能正常行使,實際上僅爲應收保費不能及時收取,也完全可以通過其他方式予以彌補。

第1頁  共1頁
 

 

關閉窗口

您是第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