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主頁 | 添加收藏   

 

保險人行使代位求償權的特殊限制

作者:邢富顺  发布时间:2017-08-01 15:32:09


【裁判要旨】

《保險法》第六十二條規定,除被保險人的家庭成員或其組成人員故意造成本法第六十條第一款規定的保險事故外,保險人不得對被保險人的家庭成員或其組成人員行使代位請求賠償的權利。在司法實踐中,如果保險事故系由被保險人的家庭成員委托他人的代理行爲所致,基于委托代理關系的一般法律規定,保險人亦不得對代理人行使代位求償權。

【基本案情】

2015年3月7日,劉某爲其所有的A車在甲保險公司投保機動車交強險和商業第三者責任險,被保險人爲劉某。甲保險公司向投保人交付了保單及相應的保險條款。甲保險公司提交的投保單投保人聲明部分有手書下列文字:“本人確認投保的各險種,經保險人明確說明,本人已充分了解保險免責條款內容”,劉某認可投保單上手寫文字及簽名是其本人所簽。

保險期間內,盧甲駕駛A車在高速追尾盧乙駕駛的B車,又與張某駕駛的C車相撞,造成三車不同程度受損。經交警認定,盧甲在此次事故中負全責。

盧乙與盧甲系兄妹關系,盧乙與劉某系夫妻關系。據劉某陳述,事發當天全家人外出旅遊,因其駕齡較短不敢開高速長途,又要照顧幼兒,故將A車鑰匙交給盧甲,由盧甲駕駛A車。針對劉某陳述,各方當事人不持異議。

事故發生後,盧乙就B車損失向承保公司乙保險公司申請理賠,乙保險公司賠付B車産生的各項維修費用53 700元,同時盧乙簽署了《機動車輛保險權益轉讓書》,同意乙保險公司支付賠款後獲得向第三方的追償權。隨後,乙保險公司在本院提起訴訟,向盧甲、甲保險公司行使保險人代位求償權。請求法院判令:1.被告盧甲賠償原告乙保險公司  53 700元;2.被告甲保險公司在保險範圍內承擔保險責任;

【裁判結果】

北京鐵路運輸法院判決:駁回乙保險公司的訴訟請求。判決後,各方當事人均未提起上訴。

【裁判理由】

庭審中劉某陳述,交通事故發生在其與家人、親屬外出旅行途中,其配偶盧乙駕駛B車,而劉某本人需要照顧幼兒,故其將A車鑰匙交給盧甲,讓盧甲駕駛A車,車上載有劉某和盧乙的家人。法院認爲劉某所述並不悖于常理,且其他當事人對此事實不持異議,應予采信。考慮到以上事實,法院認爲劉某將鑰匙交給盧甲,讓盧甲駕駛並載負家人出行應視爲劉某與盧甲形成了事實上的委托代理關系,盧甲作爲被保險人劉某允許的合法駕駛人,代爲駕駛A車期間産生的法律後果,應當由委托人劉某承擔,盧甲在本案中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因劉某與盧甲構成委托代理關系,乙保險公司在向盧乙賠付了B車的損失後,主張向盧甲追償,實際形成了向劉某追償的法律效果。而劉某作爲盧乙的配偶,系盧乙與乙保險公司保險合同關系中被保險人的家庭成員,屬于我國《保險法》第六十二條明列的禁止被追償的對象。基于此,乙保險公司不得向劉某進行追償,也即不得向劉某投保的乙保險公司行使追償權。

【裁判提示】

被保險人的家庭成員委托他人代理事務過程中發生保險事故的,除法律另有規定或委托合同另有約定外,委托代理行爲的法律後果一般應當由被代理人承擔。由于委托人是被保險人的家庭成員,對保險標的與被保險人具有共同利益,故保險標的物受損,家庭財産也將遭受損失。如果允許保險人對家庭成員進行追償,將無法實現保險合同對被保險人的損失補償功能。此外,保險人在保險事故查勘過程中,不但應當對事故原因、性質以及損失程度等情況進行核定,還應對事故各方當事人之間是否存在其他法律關系予以查明,以確定能否進行代位求償,以及代位求償權能否准確行使。

第1頁  共1頁
 

 

關閉窗口

您是第 位訪客